小說在線 > 都市言情 > 帝世無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那他們家有封號道靈師嗎
    夏淵深吸一口氣,讓這一份感動在心裡流轉。
    靜靜的看著面前這些人,如今的他無悲無——
    還是得掛著笑臉。
    面對這樣一些弱者要是在跑的話,那麼他盛都大魔王的名頭不是白叫了啊…
    無視許止盈那嫌棄埋怨的眼神,夏淵只能苦苦支橕著自己的笑臉。
    轉身,看向了那些人。
    夏淵繼續說道:『許老師,現在我真的很強,所以您不需要擔心的…』
    許止盈一愣,她似乎想到了夏淵的天資了。
    很多人都知道,夏淵是雙天門的天驕,但是許止盈卻知道夏淵其實是三天門的天驕!
    甚至其中一個天門,還是黑暗天門這樣的頂尖天門。
    這已經足以證明夏淵資質的逆天了。
    不過剛剛火熱的心瞬間又冷了下去。
    如果,夏淵是修煉了十幾年,甚至哪怕只是幾年的時間之後在說這話,那麼許止盈或者是會開心的。
    但是如今,他也只是纔修煉了兩個多月時間罷了!
    當初五星道靈師,如今在逆天,也就是六星道靈師!
    加上三天門,橕破天就是和那兩個九星人階道師比肩而已,面對這些唐家的人,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
    眼見許止盈那種微微嘆息之後無奈,又帶著一種絕望的情緒,夏淵是真的不樂意了。
    怎麼滴?
    感情你是老師就可以這樣不信賴我夏淵啊。
    心中的惱怒和想法,夏淵自然不會說出來了。
    甚至此刻夏淵的笑容更加燦爛,不過在笑的同時,他也已經微微瞇起了雙眼。
    如果有熟悉夏淵的人在這裡,那麼就會知道,這時候夏淵,是相當危險的…
    『許老師,您不相信嗎?』
    『那麼,這樣的話,您是否相信了?』
    哪樣?
    就在許止盈愣神的時候,他卻發現夏淵的身影竟然瞬間從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這一幕,讓許止盈心中有些震撼。
    要知道,自己可是二星地階道靈師,哪怕是面對唐筍的時候,自己都可以看清楚大部分的行動。
    可此刻夏淵的消失,卻讓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這可能嗎…
    就在許止盈思考的時候,砰砰兩道劇烈的聲響傳來。
    許止盈又是愣愣的看著已經倒在了地上不知生死的那兩個人階九星道師,眼中是更加茫然的色彩。
    面對兩個人階九星道師,許止盈無懼,甚至可以輕松的戰勝對手。
    然而,即便是在輕松,但自己卻也一定要需要一些時間纔可以的。
    可是,可是現在…
    看著重新出現在自己面前,那個一臉笑容的年輕人,許止盈一時間有些恍惚…
    唐筍的面色已經徹底的變化了。
    驚駭之中帶著茫然,似乎對於之前發生的時候,唐筍還無法接受一般。
    夏淵的實力究竟多麼強大,唐筍不知道。
    但是他卻明白一點,那就是憑借自己的實力也是可以做到瞬間將兩個人階九星道師鎮壓的。
    夏淵的實力,未必就會超越自己。
    當然,唐筍也只是模糊的猜測一下,至於是不是這樣他就不敢肯定了。
    其實讓唐筍最無法接受的,還是夏淵那鬼魅一般的速度。
    確實,哪怕就是自己的實力和那個年輕的存在一樣,但是對方有著這樣的速度,自己也傷害不到對方啊…
    瞬間,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唐筍直接開口了。
    『既然屬於陽城城主的兩人已經倒下了,那麼這裡也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了。』
    『止盈,你的學生應該不會有任何的事情了,所以現在和我走吧…』
    說完這話唐筍已經走了過來,就要去牽手許止盈。
    不過,如今唐筍雙眼依然還是在緊緊的盯著夏淵。
    他打算只要夏淵一消失那麼就即刻出手。
    對於夏淵的速度,唐筍實在忌憚到了極點。
    只是,此刻夏淵卻只是斜著眼睛看著他。
    『怎麼,到現在還看不清形式嗎?』
    形式…
    唐筍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過身為唐家的大少,他怎麼可能會在這裡服軟呢!
    雖然,這一次他確實有點丟人了,但是那又如何!
    眼前這個少年,不得不承認天資確實恐怖,速度超越了自己的極限。
    不過對方的實力也未必可以超越自己!
    速度確實是夏淵的優勢,然而自己也不是沒有底牌的。
    微微瞇起了眼睛,唐筍看著夏淵冷然的開口道:『什麼看不清自己的形式,我看是你有點太過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別以為,速度快真的就無敵了,你要知道,哪怕就是你速度再快,如果無法攻破我的防御,那麼也是枉然的…』
    說話間,唐筍的體表之上微微浮現了一道光芒。
    法器!
    這唐筍竟然有著法器,而且還是地階的防御法器。
    這就有點說法了。
    要知道,地階防御類法器,哪怕就是當初在源天路上夏淵見到的那些頂尖天驕也只有一半的人纔有的。
    這一刻,夏淵已經確定這個唐筍背後的唐家,應該不是很簡單了。
    估計,也是一個比較頂尖的豪門世家吧…
    看著夏淵那不動的樣子,唐筍嘴角出現了一絲得意嘲諷的笑容。
    『如何,面對這地階防御類法器,是不是有些絕望了…』
    『我剛纔就說過,速度快未必就是無敵。』
    唐筍現在很得意,因為他有著足夠的自信,雖然夏淵的速度無敵,但可惜他的防御無敵,哪怕速度再快也是枉然。
    之前唐筍已經知道了夏淵的一些情況。
    雙天門的天驕。
    恩,很不錯,和自己處於一個層次之中了。
    不過那又如何呢!
    夏淵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而自己可是真正豪門之後啊。
    自己生來就有名師指導,有著無數的資源讓自己修煉。
    反觀夏淵呢?
    什麼都沒有,資質和自己一樣,資源卻差了無數,甚至加上這十幾年的修煉時間,對方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呢!
    想到這裡,唐筍更加的得意了。
    夏淵有點無語的看著那金光閃閃的唐筍,終於看向了一邊的許止盈問到:『許老師,說實話你和這個未婚夫的感情如何啊…』
    許止盈不知道夏淵這時候問這個做什麼,不過她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沒有一點感情,他是他,我是我,如果不是因為家族的命令,那麼我甚至連見到他都會感到惡心的。』
    夏淵摸索著下巴。
    看來這個唐筍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也不需要在意什麼了。
    之前的時候夏淵之所以出手,僅僅是廢掉了那兩個九星道靈師而沒有動其他人,不是他的實力不行。
    開玩笑,就是一群九星地階道靈師,夏淵也是以父之名,想怎麼打就怎麼打的。
    更加別說這些渣渣了。
    之前之所以留手,就是因為夏淵害怕許止盈和這張狂的唐筍其實很有感情,只是鬧了一點小別扭。
    要是自己貿然出手,鬧得許止盈和這唐筍出現感情危機,那夏淵感覺自己罪過就大了。
    不過如今既然已經確定了情況,那麼根本就無所謂了。
    看著唐筍那張狂的樣子,夏淵一早就想要出手教訓一下了。
    那邊的唐筍依然還是張狂的樣子,絲毫不知道自己將會大禍臨頭了。
    『怎麼樣,是不是很絕望,小子我告訴你,別覺得自己有點實力就驕傲的不知道天高地厚,這個世界上強者多了去了!』
    『我只是不想——』
    砰…
    許止盈呆呆的看著那倒飛出去,過程之中甚至還口噴鮮血,猶如噴泉一般的唐筍,又一次徹底的呆滯了…
    使用了防御法器的唐筍,這個唐家年輕一輩之中的巔峰人物,竟然就這樣被一擊之下,徹底的擊飛了?
    甚至,看那噴出的鮮血,得有四五斤了吧!
    看著倒飛狂噴的唐筍,哪怕就是夏淵也不的不承認,天驕就是天驕,就連噴血的樣子都和別人與眾不同。
    旁邊兩個唐家的侍衛,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當感受到夏淵目光掃過來的時候,這兩人都是咽了一下口水,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夏淵來到了許止盈身邊,一臉笑咪咪的樣子。
    『許老師,我這樣做沒有什麼問題吧…』
    剛想說打得好,不過瞬間之後許止盈卻有些沈重起來。
    夏淵看的一愣一愣的。
    許老師啊許老師,您老之前可是說對這個唐筍沒有什麼好感我纔出手的,難道剛纔都是氣話嗎?
    不過,許止盈顯然並非是夏淵想的那樣。
    猶豫了一下之後許止盈還是開口了。
    『夏淵,唐家可不是這陽城城主勢力所能相比的,這是一個十分古老的家族,位於唐城之中…』
    只是聽到這兩個字,夏淵就知道這個唐家應該還是很有底蘊的。
    所在的城池都叫做唐城,可以看出來這個家族的底蘊了。
    只是,那又如何呢?!
    唐城這個名字夏淵沒有聽說過,那就證明不是什麼一流的城池。
    既然如此,這個窩在唐城的家族也不算什麼。
    不過本著小心謹慎無大錯的心思,夏淵還是小心翼翼問了一遍:『那許老師,他們家族之中有封號道靈師?』
    聽到夏淵的詢問,許止盈一口氣堵住了,然後白了夏淵一眼說道。
    『你以為這唐家是帝國最為古老的世家啊,還封號道靈師呢!』
    封號道靈師啊,那可是站在帝國最巔峰的存在,一尊封號道靈師如果發瘋的話,那麼甚至可以毀滅一座大型城池。
    這就是封號道靈師的恐怖。
    『唐家雖然也算是比較古老的世家,但是和那些巔峰世家還是無法相比的。』
    『不過在唐家之中,傳聞中可是有著一位天階老祖的…』
    原來不是封號道靈師啊。
    聽到這裡,夏淵頓時松了一口氣。
    他感覺自己最近有點膨脹了。
    當初聽到天階道靈師就害怕的不要不要的,而如今假想敵的對手已經到了封號道靈師了。
    恩,這毛病得改,要不然改天自己膨脹的厲害,沒事去撩撥幾尊封號道靈師的話,那麼自己豈不是要直接涼涼了。